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美國控制中國2/3信用評級市場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編者按:對于信用評級業國人了解得很少,信用評級業到底在國家經濟和金融服務體系中有什么特殊作用?這是我們應該迫切了解的。因為它關系到我國的金融主權和國家經濟安全。目前,美國正在通過大規模收購中國信用評級機構,試圖控制我國信用評級行業。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美國就收購了中國信用評級業的3家龍頭企業,控制了我國三分之二以上的信用評級市場,這究竟是為什么?出于對國家經濟安全和金融主權的考慮,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吳紅牽頭的課題組,對我國信用評級業展開了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的調查研究和分析,結論是,美國大規模收購中國信用評級機構正在嚴重威脅我國的金融主權和國家經濟安全。本報將課題報告的部分內容予以刊登。

現狀:監管不足2/3被美國掌控

●經過了十多年的長期準備,美國穆迪、標準普爾、惠譽等利用我國在信用評級管理方面的薄弱環節,在幾乎沒有任何障礙的情況下,長驅直入中國的信用評級市場。

●美國評級機構借助被收購公司的分支機構,迅速將觸角伸展到全中國,直接或間接從事所有評級和相關業務。

一、我國信用評級市場規模較大的只有四家

中國信用評級行業誕生于20世紀80年代末,是改革開放的產物。最初的評級機構由中國人民銀行組建,隸屬于各省市的分行系統。20世紀90年代以后,經過幾次清理整頓,評級機構開始走向獨立運營。1997年,人民銀行認定了9家評級公司具有在全國范圍內從事企業債券評級的資質。2005年,中國人民銀行推動短期融資券市場建設,形成了中誠信、大公、聯合、上海新世紀和遠東五家具有全國性債券市場評級資質的評級機構。2006年后,上海遠東因“福禧短融”事件逐漸淡出市場。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和市場洗禮,目前規模較大的全國性評級機構只有大公、中誠信、聯合、上海新世紀4家。

二、美國評級機構對我國評級市場的掌控

經過了十多年的長期準備,美國穆迪、標準普爾、惠譽等利用我國在信用評級管理方面的薄弱環節,在幾乎沒有任何障礙的情況下,長驅直入中國的信用評級市場。

2006年,美國評級機構開始了對中國信用評級機構的全面滲控。2006年,穆迪收購中誠信49%股權并接管了經營權,同時約定七年后持股51%,實現絕對控股。同年,新華財經(美國控制)公司收購上海遠東62%的股權,實現了對該機構的直接控制。2007年,惠譽收購了聯合資信49%的股權并接管經營權;標準普爾也與上海新世紀開始了戰略合作,雙方亦在商談合資事宜。穆迪、標準普爾、惠譽三大評級公司也都曾與大公洽談合資,提出對大公控股或控制經營權,穆迪愿意出價3000萬美元購買大公控股權,但都遭到拒絕。這樣,目前我國四家全國性的信用評級機構除大公始終堅持民族品牌國際化發展外,其余已經或正在被美國控制。

在被美國收購的評級機構中,中誠信、聯合在全國各省均設有分公司,他們可以從事國內的所有評級業務,市場份額合計超過2/3以上。美國評級機構借助被收購公司的分支機構,迅速將觸角伸展到全中國,直接或間接從事所有評級和相關業務。

三、我國信用評級市場過度開放的原因

我國信用評級市場過度開放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1)對信用評級缺乏了解。信用評級是事關金融產品定價的高端產品,但多數人不了解信用評級對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和安全的重要性,更多的人根本就不懂評級是什么。這樣一種具有普遍性的思想認識基礎使得信用評級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深層次重要影響和作用沒有引起各方面足夠的認識,信用評級業長期處于自生自滅的生存環境中。

(2)盲目迷信外國技術,認為美國評級機構比中國的好。由于對信用評級特殊性的不了解,很多中國人認為信用評級就是一般中介服務,甚至認為按照國際標準,由美國人給中國企業評級更公正、更權威。特別是一些政府管理部門,根本瞧不起中國本土評級機構,而對美國機構卻頻頻安排高規格高級別接待,聽取他們的意見。有的政府部門在評級業務的準入標準上明確首選國外機構。

(3)信用評級機構處于無人管理狀態,國家尚無明確政策法規限制外國機構進入中國評級市場。迄今為止,中國沒有法規明確評級機構歸口哪個政府部門管理,有關部門僅依據其業務需要選擇用誰的評級結果,是選中資還是外資也無法規和政策依據。中國政府在入世承諾中未包括信用評級業,面對美國機構的凌厲攻勢,政府部門找不到政策依據,特別在對評級業對國家的戰略影響作用認識不清晰的情況下,沒有制定相應的對策,實際上形成了對美國全面開放中國信用評級市場的局面。

(4)持續進行政府高層公關。美國評級機構利用中國人對信用評級不完全了解、崇洋心理以及政府的監管缺位,持續進行政府高層公關,引導高層對外國機構進入中國市場原則表態,以此形成對具體業務部門的心理壓力,并向公眾傳遞一種中國政府支持他們進入國內市場的信息。中外評級機構與中國政府決策層接觸交流機會的不對等,使得中國政府官員對美國評級業的了解程度遠勝于本國。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中資評級機構沒有一家在美國境內開展信用評級業務,在亞洲和歐美評級市場上沒有中國的評級聲音,中國在世界評級界的“話語權”很弱。這種開放的不對等性使得我國民族信用評級業的發展處于不利地位,不利于我國評級業的長遠發展。

危害:難以取得金融話語權喪失大量國家資產

●據最新統計,僅2006年,境外投資者在工、建、中、交等國有銀行身上就賺了7500億,加上從其他中國股份制商業銀行享受到的利潤,保守估計,外資一年從中國銀行業賺取的利潤超過1萬億。

●中國銀行股被賤賣,問題并不在IPO環節,而是出在此前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定價上。

一、美國評級機構控制我國評級市場將直接威脅國家金融安全

美國評級機構通過對資本市場的控制,就可以直接影響我國的宏觀經濟,甚至擾亂我國的經濟秩序。長時期以來,美國評級機構有意壓低我國的信用級別,影響了我國政府和企業的國際形象,增大了海外融資成本。如:2003年底,正值我國銀行業謀求海外上市之際,美國標準普爾宣布維持其10年來對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的BBB級,即“適宜投資”的最低限,而這10年正是我國經濟迅速發展、外匯儲備穩定增加的10年。還將中國13家商業銀行的信用級別都評為不具備投資價值的“垃圾等級”,同時美國評級機構又高調肯定境外投資者參股中國銀行,使其在與中國商業銀行談判時壓低價格,為國際壟斷資本攫取我國的國有資產大開方便之門。據最新統計,僅2006年,境外投資者在工、建、中、交等國有銀行身上就賺了7500億,加上從其他中國股份制商業銀行享受到的利潤,保守估計,外資一年從中國銀行業賺取的利潤超過1萬億。世界銀行在2007年5月30日公布的《中國經濟季報》中明確指出:中國銀行股被賤賣,問題并不在IPO環節,而是出在此前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定價上。較低的入股價格使得境外戰略投資者們在中國金融股身上享受著暴利。目前國內專家學者越來越清楚地感受到了我國銀行被賤賣造成的損失和危害,但對美國評級機構在其中所起的關鍵作用卻依然沒有充分的認識。近年來,美資機構加大了對香港金融市場的滲透與操縱,經常對香港上市的中資企業進行評級,每次都會引起香港股市的震蕩。鑒于美國評級機構對香港金融市場的影響與日俱增,2002年7月,香港交易所與標準普爾簽署了合作協議,有專家認為,這是香港以金融主權出讓,換取美國評級機構“口下留情”,這種做法在當今國際上實屬罕見。而美國評級機構正悄然進入中國經濟腹地和敏感性行業,通過參與越來越多的中國國內重大債務融資評級,試圖控制中國信用評級市場,通過主導中國金融市場定價權的方式滲控我國金融主權,實現其國家戰略圖謀。

二、美國評級機構控制我國評級市場將嚴重威脅國家經濟技術信息安全

美國信用評級機構滲控我國評級業就可以方便地獲取我國的政務信息、國有骨干企業、國防工業和特種行業、乃至國家全面的經濟和技術信息,從而掌握我國技術發展動態和重大商業機密,使我國在國際競爭中處于被動地位,這勢必從根本上動搖國家的競爭力。事實上,美國評級機構正以所謂“權威”和“公正”招牌參與越來越多的中國重大債務融資評級(包括國防企業和特種行業),悄然進入我國的經濟腹地和敏感性行業,公開竊取中國最有價值的經濟技術情報和政務信息。最可悲的是,我們還要為此支付高額服務費用。

三、美國評級機構控制我國評級市場將使中國難以在國際金融服務體系中獲得話語權

目前美國在國際金融服務體系中占據了絕對主導地位,在國際金融市場上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和壟斷地位。信用評級沒有國際標準,美國評級機構代表了美國的意識形態和國家利益,經常通過其擁有的絕對話語權影響和操控國際資本市場,協助美國企業和政府攫取經濟和政治利益,成為美國政治和經濟強權的新工具。東南亞金融危機醞釀階段,美國評級機構有如合謀保持沉默,危機爆發后又降級過激,加劇市場恐慌,將金融危機風暴成功攔截在美國之外,使亞洲淪為重災區,美國本身卻成為“安全避風港”。1998年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馬來西亞總理就此嚴詞批評美國穆迪和美國標普的評級缺乏客觀性,在亞洲金融危機中助紂為虐。美國還對反伊戰的德國企業連續降級,而對其支持者澳大利亞提升信用級別。事實證明,美國評級機構通過其擁有的絕對話語權影響和操控國際資本市場,經常“在關鍵時刻發揮關鍵作用”。

對策:扶持本國評級機構維護國家金融安全

●俄羅斯總理普京宣布建立本土評級機構;馬來西亞政府決定凡發行本幣債券和銀行借款必須由其唯一的本土機構進行評級;韓國加強了雙評級管理,規定發債主體必須選擇韓國的國家信息和信用評估有限公司作為雙評級機構之一;日本政府出資支持其控制的亞洲評級協會擴大日本評級機構在亞洲的影響。

胡錦濤同志在中央政治局第四十三次集體學習時強調:金融越發展越要加強監管。要堅持把金融監管作為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

人們從全球金融危機的經驗教訓中,才開始認識到美國壟斷的評級體系在其“道德風險”控制與“評級標準”方面存在嚴重的問題。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使世界評級格局正在悄然發生變化。加強評級監管的共識已經形成,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制定更為嚴厲的評級監管法規,著手扶持保護本國評級機構發展,依賴自己的力量維護國家金融安全。如:俄羅斯總理普京宣布建立本土評級機構;馬來西亞政府決定凡發行本幣債券和銀行借款必須由其唯一的本土機構進行評級;韓國加強了雙評級管理,規定發債主體必須選擇韓國的國家信息和信用評估有限公司作為雙評級機構之一;日本政府出資支持其控制的亞洲評級協會擴大日本評級機構在亞洲的影響。這些跡象表明:信用評級正被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通過掌握評級話語權抵制現行不公正的國際評級體系正在成為一種潮流,這就為我國參與后金融危機時代的國際評級規則制定,爭取國際評級話語權,創造了一個難得的歷史性機遇。建議:

一、培育扶持民族信用評級機構,確保我國在國際金融市場的話語權

中央應將加快發展民族信用評級機構作為國策、并納入國民經濟與金融發展規劃,促進社會信用體系發展,使國家信用評級業與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同步。中國是美國國債的最大債權國,也是世界第二大凈債權國,如果沒有評級話語權,也就沒有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的市場定價權。因此,爭取國際評級話語權是保護中國核心國家利益的需要。(1)在監管體系上,堅持統一監管與專業監管相結合的原則。明確評級機構的歸口管理部門和監管部門(嚴格市場準入和日常監管標準)。(2)把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和人民幣離岸金融業務,與扶持民族評級機構開展國家信用風險評級結合起來,確保民族信用評級機構對境外人民幣主權債務工具的評級話語權。(3)制定特殊的政策和措施,扶持民族信用評級機構成長壯大,可選擇二至三家有發展潛質的民族評級機構(以國有參股方式),給予重點扶持。提升國際競爭力,盡快做大做強。使民族評級機構有能力參與國際金融活動,爭取應有的金融事務話語權。

二、遏制美國信用評級機構的滲控圖謀,捍衛我國的金融主權和國家安全

外資機構可以參與不涉及國家經濟技術安全的評級業務,但絕不能允許其主導我國評級市場。目前,美國評級機構可以不受限制地參與我國政府和各類企業(包括金融業、國防工業)的信用評級,必須完善信用評級的相關法律法規。(1)明確限制外資評級機構不得涉及國家安全的經濟領域,如大型國有企業與主要金融機構,以及國防工業(兵器、航天、航空、核工業、船舶)等。(2)我國信用評級市場的對外開放必須堅持對等原則。在批準外資進入中國信用評級市場的同時,我們應該要求其所在國政府承諾對中國評級機構的市場準入。以捍衛我國的金融主權和國家安全。

三、外資機構持股中資信用評級機構的比例最高不得超過25%,對不涉及國家金融、經濟技術安全的評級,可采取“雙評級”

信用評級業直接決定著資本市場上的定價權和話語權。世界各經濟大國都是依靠本國評級機構為國內資本市場提供評級服務。嚴格控制外資評級機構進入的控股比例。根據我國國情:(1)借鑒外資金融機構投資中資銀行的相關規定,外資機構持股中資信用評級機構的比例最高不得超過25%,而且不能直接或間接控制合資企業的經營權。(2)在華獨資或中外合資的評級機構,凡是涉及為國外情報機構提供情報的,一經查實,立即取消其在華評級業務。(3)對于不涉及國家經濟技術安全的評級應采用“雙評級”。也就是說外資評級機構參與不涉及國家經濟技術安全的評級,必須有本國的評級機構同時出具評級報告,以保障我國骨干企業進入國際市場時獲得公正的待遇。

(課題組顧問: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鄭新立,財政部部長助理朱光耀;課題組組長: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吳紅,副組長:國家安全部經濟研究中心江涌。)

[相關鏈接]

信用評級的作用

信用評級業是金融體系中特殊的中介服務,是維護國家金融主權的重要力量,代表了一個國家在國際金融服務體系中的國家地位。信用評級是通過對企業和政府的債務償還風險進行評價,引導金融資本投資和經濟決策,它他直接關系到金融產品的定價權,并影響一國信貸市場利率及匯率形成,與國家金融主權和經濟安全密切相關。它的定價功能使評級機構掌握著企業和金融市場的生殺大權。美國次債危機證明,信用評級在現代金融體系中的關鍵作用,一旦信用評級出現問題,將給整個經濟金融系統造成嚴重沖擊。1997年,美國穆迪宣布對日本四大券商之一的山一證券降級,直接導致其股價狂跌和倒閉,美國美林公司乘機接管了山一證券,以極少的代價成功進入日本證券市場。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就是由信用評級引發的一場災難,在2008年10月22日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美國三家評級機構承認他們犯了道德錯誤,向市場提供了虛假評級信息。迪拜債務危機再次表明,美國主導的信用評級不能有效揭示國際債權債務關系中的風險。目前,加強評級監管已成為許多國家的共識,評級監管已寫入G20金融峰會宣言。

美國信用評級占據國際壟斷地位

穆迪、標準普爾等美國信用評級機構在國際金融服務體系中占據了壟斷地位和擁有絕對話語權。信用級別是否客觀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評級機構的立場,美國評級機構滲透了美國的意識形態和國家利益,成為美國持續推行其價值觀與政治經濟強權的重要工具。而美國資本市場的評級準入限制保證了美國評級機構的壟斷地位。

由于擁有全球最多的金融資本,美國金融市場是國際金融市場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美國在國際金融服務體系中占據了絕對主導地位。美國評級市場的準入制度使得美國評級機構得以憑借美國強大的金融資本在國際金融市場上擁有了絕對的話語權和壟斷地位。

同時,對于國外評級機構試圖進入美國市場,雖然沒有明確限制的法規條例,美國監管當局對外國評級機構的進入一直持嚴格限制的態度。日本最大的評級機構R&I從1998年開始申請進入美國評級市場,用了近10年時間,取得了進入美國市場的資格,但要在美國真正開展評級業務尚有許多不成文的限制。

巴塞爾委員會關于銀行監管的法規中有一條新規定:評級機構對銀行的信用等級評定,將決定銀行法定準備金數額的多少。這些規則的制定和推廣使用,加強了美國評級公司的強權地位,美國評級公司實際上已經成為國際資本市場的監管者,但是在國際社會上還沒有一個機構來監督美國的評級機構。

美國評級機構采取的是雙重標準

美國評級機構的雙重標準表現為兩方面:一方面,在美國本土評級時,主要依據被評估公司自身或經美國會計公司發布的財務報告,但是,對于美國以外的企業,除少數進行“自愿評估”(需要付費)外,大多數則依據評級機構的獨立評估。另一方面,對美國本土市場存在的問題經常視而不見,而對他國尤其是美國不喜歡的國家的資本市場動態往往“明察秋毫”。在1995年英國巴林銀行破產的同時,美國銀行的金融衍生品市場不良投資高達23萬億美元,美國評級機構都不曾降低美國銀行的信譽等級。從“9?11”襲擊,到安然等巨型企業的財務丑聞,到眾多華爾街股票分析師不法行為連續曝光,再到2003年11月摩根大通等華爾街知名銀行的金融欺詐,直至伊拉克戰爭與持續恐怖襲擊威脅等等,美國資本市場遭遇一次又一次沖擊與持續威脅,國際資本紛紛逃離美國,但是美國評級機構都沒有也不打算降低美國的主權評級。

信用評級業在世界各國受到嚴格控制

由于認識到信用評級的特殊性,世界各主要經濟大國如日本、韓國、印度、瑞典、俄羅斯等都主要依靠本國評級機構來維護國內資本市場的安全。各國大力發展本土民族信用評級機構以保護國家利益,對外國評級機構的入境大多持限制態度,即使允許外資進入,也是嚴格限制其控股比例。例如在日本和韓國,美國評級機構的市場占有率沒有超過20%;日本企業評級必須有一家本土評級機構出具評級報告;美國標準普爾在印度的評級機構CRISIL僅有9.57%的股份。

(本文來源:新華網-經濟參考報)

推薦閱讀

進行內部評級法所要做的策略選...

內部評級法是經過長期對信貸風險的估算模型進行研究比較后再按照多系的調整所確定的基...

農業信貸的特性

信貸,指的是金融機構在農村進行信貸活動的總稱,包括存款吸收、貸款發放等行為,可以...

1.5萬億關注類貸款“劣變”...

4564億元的不良貸款余額,或許僅是中國銀行業資產質量隱憂的冰山一角。從知情人士...

10月24日期貨早盤提示

宏觀:歐元區方面,西班牙政府標售國債達到了銷售目標,而且國債收益率仍然很低,說明...

10月份新增信貸預計6000...

信貸投放規模9萬億元,四季度月均投放規模不足6000億元,再考慮商業銀行盈利的角...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nbgbmi.tw)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白小姐六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