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奧巴馬政府出臺金融監管改革:新的基礎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從美國金融危機全面爆發至今,貝爾斯登、雷曼兄弟、AIG、花旗銀行、美國銀行,乃至汽車業的通用和克萊斯勒,都在岌岌可危的情況下引發了“太大而不能倒閉”的爭論。

這些“巨人”企業牽一發而動金融系統和經濟全局,政府自然不能坐視不管,除了雷曼兄弟外,美國政府無一例外地冒著道德風險出手援救。事實上,雷曼兄弟垮臺后對金融市場的劇烈沖擊更坐實了這個觀點。

那么,怎樣預防才能使未來不至于出現類似情況?怎樣預防系統性風險?華爾街將怎樣改變對風險的管理,怎樣防范貪婪的本性?從危機伊始到現在,人們在不斷熱議,奧巴馬政府18日出臺的全稱為“金融監管改革:新的基礎”(FinancialRegulatoryReform:ANewFoundation,下稱“FRR”)的金融業監管改革計劃給出了美國政府的答案。

核心:增權美聯儲

FRR的核心是大大加強了美聯儲的權力,授權美聯儲解決威脅整個系統的風險累積問題,大型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將作為美聯儲的監管重點。

此外,美聯儲將直接監督規模和復雜性與上述銀行相當的所有非銀行金融公司,并獲得銀行資本金要求方面的最終決定權,其中包括要求具有系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追加資本金。美聯儲還負責對這些公司的高管薪酬以及金融市場交易系統實施監控。

但美聯儲并非被授權控制系統性風險的唯一機構,奧巴馬提議賦予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特別決議權,目的是約束重要金融機構。

此外,奧巴馬政府計劃將創立一個由美國財政部領導的金融服務監管委員會,幫助彌補在監管方面的空白,促進政策的協調以及識別新出現的風險。FRR還賦予財政部在企業有可能引發系統風險時將其接管的權力。

奧巴馬政府認為新的監管規則是對格林斯潘主管美聯儲時期放松監管金融體系的徹底否定。

“一種不負責任的文化根植于華爾街、華盛頓和普羅大眾的主街。”奧巴馬在17日說,“我們應對20世紀的經濟危機大蕭條時所創立的監管體系已經明顯不能應對21世紀全球經濟的速度、規模和復雜多變。”

這并不是美國政府第一次試圖重整金融監管體系。據《華爾街日報》報道,1971年,尼克松政府相關委員會曾提議整頓,強化銀行監管;1984年,里根的特別小組支持從金融機構的功能上對其監管,當時國會對這一提議也表示歡迎;1997年,財政部的報告提出要盡可能限制而不是完全阻止“金融市場周期性的波動”;去年3月,當時的財政部長保爾森公布了一份205頁的金融改制藍圖,其中已隱約可見FRR的內容。

美聯儲重權爭議

《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約翰?蓋普爾6月初就對奧巴馬的金融監管改革充滿期待。他認為全面的監管權應該集中于少數機構,避免過于寬泛的監管機構間的互相扯皮。尤其是,一個機構能夠擁有“決定的權威”,但這也是另外一種監督系統風險。

美聯儲無疑是擔當了這樣的角色。

“這給了美聯儲一個機會能夠看到一個大圖景。”華爾街的游說機構金融服務委員會的副總裁代瑞對CBN記者說,“能更有效地防止系統風險。”

代瑞認為,到目前為止監管機構擁有的權力都是針對某個金融機構或者是金融系統的一個部分。沒有人,也沒有機構有視野和權力去衡量、思考系統的風險,這就造成了在危機降臨時,要么允許這些“大而不能倒閉的機構”倒閉使整個金融系統和經濟陷入崩潰邊緣,要么就是政府冒著道德風險拿著納稅人的錢來拯救這個機構。

代瑞稱,以后美聯儲擁有對系統風險進行衡量的權力,防患于未然的能力大大提高,同時在一些機構出現危機時,財政部可以將其有序接管。

瑞士信貸的首席經濟學家索思也持相同的觀點。“以前美聯儲只是針對部分金融機構進行個體的監管。”索思對CBN記者說,“個體銀行冒很大的風險,采取很高的杠桿,監管者有可能不甚警覺,但如果美聯儲擁有監管所有金融機構的權力,這樣的風險就會被及早察覺,系統風險爆發的可能性大為減少。”

同時,索思還認為這意味著以后應對危機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法案,更有可預見性,也更可操作。

“解決貝爾斯登危機時是讓摩根大通收購,雷曼兄弟是讓其倒掉。”索思說,“AIG則是美聯儲親自出手,房利美和房地美又是采取其他的方式,每一個危機的解決辦法都不同,這造成了巨大的不確定和市場的恐慌。”

但賦予美聯儲如此重權也產生了巨大的爭議。據代瑞介紹,18日,國會的參眾兩院,以及政府各個部門都在對此進行著激烈爭論。還有一種傳聞塵囂直上,說是參與設計此項方案的薩默斯有可能未來要執掌美聯儲,所以美聯儲才會變得如此位高權重。

參院銀行委員會前主席瑞格對美聯儲的新角色反應強烈,在接受CBN采訪時,他表示這將把美聯儲推到一個利益沖突的角色中去。

“美聯儲在控制利率、掌管貨幣政策的同時又賦予其強大的行政職能,這必然會有職能上的沖突。”瑞格同時承認制定一套控制系統風險的監管體系并不容易。

“這很難,但是這需要被完成,也能夠被完成,但應該有更好的政策,現在將美聯儲打造成一個超級監管者,可是從美聯儲過去的記錄上看,他們在監管方面并沒有顯示出其力量。”總部位于華盛頓的卡托研究院金融監管研究主任克萊瑞對美聯儲地位產生疑慮,“聯儲并沒有預見到這一次的房地產泡沫,實際上是美聯儲的政策導致了房地產泡沫的產生,現在等于獎勵美聯儲失敗的決策,他們對整個的系統風險進行監控,很難讓人信服。”

風險運作探索

此項將改變華爾街的政策到底要冒多大的風險?《經濟學人》最近在一份關于銀行業的報告中指出,這場危機的特點就是銀行奮力要和他們最賺錢的競爭對手看齊,不顧風險也去經營他們根本就不擅長,或者缺乏能力的資本范疇。

以后華爾街要努力做到的可能就是各自的相對優勢,而不是只專注于自己所沒有的盈利。

在美聯儲對銀行的資本儲備、杠桿比例監控的幫助下,金融機構對風險的口味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幾乎所有銀行的自營賬戶交易都大大降低。風險資本放置在銀行體系之外,比如對沖基金和私募基金的比例大大超過以前。銀行將會把注意力更多放在更傳統的盈利部門上,比如幫助客戶管理外匯和利率的風險。這就意味著要放棄一些可以掙大錢的機會。

同時,對沖基金和其他的私人資本需要在美國證監會(SEC)登記,幾乎所有的金融機構都要求增加其資本儲備防止意外的損失。而且華爾街各大銀行曾經熱衷的將貸款打包,證券化,賣給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從而將風險與自己徹底分離的方式也將改變。

這種被巴菲特稱為金融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金融衍生品對于造成這次全球金融危機也“功不可沒”。

新政策規定銀行在發行這些衍生品的時候要購買其中的5%,以此讓銀行對其中的風險也有所警醒。但索羅斯日前在《金融時報》上發表文章說,5%顯然分量太輕,不能夠有本質性的改變,他提出應該要求購買10%的發行證券。

索羅斯在文中寫道:“銀行應該以減少杠桿的方式來支付他們所享受到的潛在的保證,并且在利用儲戶的錢方面受到限制,他們不應該被允許用別人的錢在自己的賬戶里投機。”

本性難移?

奧巴馬這項堪稱70年來最雄心勃勃的金融監管改革有可能改變金融機構的面貌和運行方式。但是最深層的本質能否改變呢?

“美國的大銀行都有很強的特權感覺。”布朗資本管理公司董事總經理張韻對CBN記者說,“覺得自己的規模和相關性就應該是太大而不能倒閉的。以后對待風險的態度是否真的改變還有待觀察。”

其實,這個國家的文化和華爾街的文化都沒有那么容易改變。在遭遇危機時,銀行開始謹慎,消費者開始量入為出。但是當這一切成為過去,金融市場再一次風起云涌,社會再一次為財富所環繞時,一切會不會復原呢?

“將來會不會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這都很難預料。”張韻說。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推薦閱讀

進行內部評級法所要做的策略選...

內部評級法是經過長期對信貸風險的估算模型進行研究比較后再按照多系的調整所確定的基...

農業信貸的特性

信貸,指的是金融機構在農村進行信貸活動的總稱,包括存款吸收、貸款發放等行為,可以...

1.5萬億關注類貸款“劣變”...

4564億元的不良貸款余額,或許僅是中國銀行業資產質量隱憂的冰山一角。從知情人士...

10月24日期貨早盤提示

宏觀:歐元區方面,西班牙政府標售國債達到了銷售目標,而且國債收益率仍然很低,說明...

10月份新增信貸預計6000...

信貸投放規模9萬億元,四季度月均投放規模不足6000億元,再考慮商業銀行盈利的角...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nbgbmi.tw)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白小姐六肖中特马